4px香港查詢 > 專欄 > 怪獸充電IPO:風口“遺豬”or商場“打工仔”
怪獸充電IPO:風口“遺豬”or商場“打工仔”

文章經授權轉自公眾號:讀懂財經(ID:dudongcj)作者:讀懂君

在共享行業中,共享充電寶算是一個不錯的標的。

以共享單車作為對比,同屬共享經濟風口孕育的資本寵兒,但共享單車早已不再是一門創業公司的生意,更多是巨頭眼中的獲客入口;而共享充電寶卻成為了一門生意,不僅用盈利證明了自己,共享充電寶第一股也即將誕生。

3月13日,怪獸充電向美股遞交IPO文件。根據招股書,2019年怪獸充電營收20.2億元,2020年增長38.9%至28.09億元。疫情之下,由於其POI(特指線下點位)數量增長,收入仍保持了高增長,不過淨利潤卻由2019年的1.67億元下滑至7540萬。問題出在哪?

在很多人印象中,共享充電寶已經進入收割期,悄悄漲價、一小時10塊錢的共享充電寶,如果還不上就扣99元……年輕人繼失去車釐子自由後,連充電寶自由都快失去了。

先圈地,在殺客,還是熟悉的套路,熟悉的味道。但事實上,由於盈利方式單一,怪獸充電95%收入來自充電租金收入。並且,本身不具備網絡效應、極低的轉換成本,共享充電寶的競爭核心是線下點位之爭。

而對於點位商家來説,誰給的分成高,就會與誰合作。這也導致POI的入場費和分成水漲船高。2019年、2020年,怪獸充電支付的入場費、分成合計為9.28億和15.8億元,佔其充電收入的比重分別為48.2%、58.1%,提高了10個百分點。

顯然,商户成了這門生意中躺着賺錢的人,提供一塊不大的場地、掏點電費,機器日常維護也無須操心。某種程度上,共享充電寶這一資本明星正在淪為“商場打工仔”。

這種情況下,哪怕“三電一獸”已佔據90%的市場份額,但隨着美團的殺入,行業頭部玩家走向資本市場,共享充電寶的戰爭還遠未結束——市場洗牌戰還得接着打,點位之爭還得繼續。

就像希臘神話中,觸犯眾神的西西弗斯,被處罰將一塊巨石推上山頂。由於巨石太重,每每當他快要推到山頂之時,巨石就又滾下山去。他只能不斷重複、永無止境地做這件事。

共享經濟的一個獨特盈利樣本

看到這張圖,你會不會焦慮?

據説英國有一項調查,四分之一的人處於手機電量耗盡的“持續恐懼”中。LG把這種現象稱為“低電量焦慮症”,而且這種焦慮症越來越嚴重。

這也是共享充電寶這門生意能做起來的關鍵之一。小電科技創始人曾把原因總結為四個字:王者榮耀。

説白了,與越來越多耗電量APP大户相比,手機電池行業的更新換代卻慢得多。為了電量自由,願意為之付費的大有人在。

原因很簡單,共享充電寶瞄準的是70%不帶充電線和充電寶出門的人。本質上其提供的是手機充電的便利性,服務的是出門什麼都不帶的消費者。

即使充電寶越來越小巧方便,手機充電越來越快,共享充電寶仍有市場。

換句話説,除非手機電池容量本身能徹底解決人們的電量焦慮,否則,一定會有人願意為特定場景下的便捷性手機充電付費。

根據招股書,2020年,怪獸充電以34.4%的市場份額位居行業第一,擁有超過66.4萬個POI、500萬個移動電源,覆蓋娛樂場所、餐廳、購物中心、酒店等。

密集的線下點位支撐起怪獸充電的租金收入高增長。2019年,其營收已超過20億元,2020年更是進一步提升至28.09億元;淨利潤方面,2019年、2020年分別為1.67億元、7540萬元,淨利率分別為8.2%、2.7%。

可以看到,在正常經營年份,共享充電寶頭部企業淨利率不算低。同樣從事硬件生意,怪獸充電淨利率幾乎是小米的2倍。

作為共享經濟的“風口遺豬”,需求倒在其次,畢竟共享單車也迎合了短途交通的真實需求。共享充電寶盈利的關鍵在於,其成本結構更健康。

共享單車經營成本極高。以ofo為例,一台小黃車成本價約300元,每輛車每個月6~7元的維護費用,還有三到四成的故障比例及相應的維修費用。能賺錢才是。

共享充電寶呢,單個成本在數十元甚至更低,並且,由於投放場所大多是在餐廳、商場、車站等室內場景,與共享單車相比損耗率、維護及調度成本非常低。此前小電曾透露,其設備損耗率在千分之一左右,單個充電寶的維護成本在1.5元/月左右。

成本低,創收能力極強,若按照平均值看,怪獸充電單個充電寶在2019年和2020年平均收入分別為693和563元。這種成本結構下,單個充電寶機2-4月即可回本。

根據招股書,怪獸充電包含充電寶及充電櫃折舊的營業成本僅15%左右,再扣除5至6成的商户分成,其毛利率在25%至35%,扣除各項費用開支,仍能保持一定的淨利潤空間。

那麼問題來了,既然共享充電寶早已跑通邏輯且規模盈利,為什麼大幅漲價後利潤反倒下滑?

資本明星淪為商場“打工仔”?

共享充電寶是一個通過B端鏈接C端的生意。B端商户就是它們的流量入口,如同線下零售時代,門店位置就是一切。同時,要想讓消費者做到隨借隨還,還要做到特定場景的高密集度。

拓展更多更好的POI,是做大收入、打敗對手的前提。因此,2017年風口爆發至今,共享充電寶企業都在不惜成本搶奪熱門點位。

根據招股書,怪獸充電分成比例在50%-70%之間,超過一半的收入給了商家。門店位置越好,分成比例越高。2019年、2020年其分成費用分別為8.21億元、11.95億元,同比增長70.26%。

並且,單個充電寶成本雖遠低於單車,但幾百萬個充電寶和充電櫃機加一起,也是一筆龐大的固定資產。2019年、2020年,怪獸充電折舊後的固定資產分別為9.81億元和9.63億元。

這決定了,共享充電寶是一個資本制勝的行業。風口爆發之後的一年時間裏,泡泡充電、河馬充電、小寶充電等近10箇中小玩家紛紛因資金鍊斷裂而出局。

活下來的是少數。2017年4月才成立的怪獸充電,能夠後來居上,與其強大的找錢能力密不可分。

僅2017年,怪獸充電便完成三輪融資;在整個行業熱度冷卻的2018和2019年,怪獸充電完成兩輪融資,前後五次融資超10億元。背後不僅站着高瓴、順為、軟銀亞洲等知名機構,還有阿里這個第一大股東。

中小玩家退場後,幾家資金實力雄厚的頭部企業——小電、怪獸、街電、來電加緊鋪設商户點位,拓展市場。有報告顯示,2019年“三電一獸”已佔據90%的市場份額,且先後宣告盈利。

種種跡象表明,行業即將邁入收割期。先圈地,在殺客,這是互聯網最熟悉不過的玩法。

2019年8月,1元/小時的共享充電寶集體漲價。租賃規則變更為半小時計費,人流量大的地區每半小時收費2~4元,在類似酒吧等熱門點位,也有15元/小時的情況。

2020年十一過後,不少網友吐槽,共享充電寶又悄悄漲價了,“充了50分鐘,要了我8塊錢,以前一小時才2-3塊”……

頭部玩家默契漲價,也曾發生在泡沫期後的共享單車行業。一方面是市場格局初步穩定,另一方面主要是用户使用習慣已培養成熟,漲價是提高盈利水平最快的方式。

但實際上,通過怪獸充電2019、2020年的業績,不難發現,點位擴張、漲價之後,利潤反倒下滑了。

這是因為,面對強勢商家渠道,共享充電寶企業幾乎沒有話語權。一些熱門點位、強勢商户會要求提高入場費、分成比例和價格。對於前兩者,討價還價後,廠商往往只能接受;而對於漲價,則大概率順水推舟。

對大部分點位商家來説,誰給的分成高,就會與誰合作。這也導致POI的入場費和分成水漲船高。2019年、2020年,怪獸充電支付的入場費、分成合計為9.28億和15.8億元,佔其充電收入的比重分別為48.2%、58.1%,提高了10個百分點。

商家成了這門生意中躺着賺錢的人。某種程度上,共享充電寶這一資本明星正在淪為“商場打工仔”。

事實上,隨着中小企業出清,頭部企業的競爭並沒有減弱,而是從市場的全面戰爭變成了一城一地的攻守戰,這個過程甚至更殘酷。這一點,從怪獸充電租金收入增長40.95%,付出的費用卻激增70.26%便可以看出。

共享充電寶的西西弗斯巨石

在共享充電寶市場,商家渠道有着強大的話語權,也是由行業特點決定。

消費者使用共享充電寶時,看重的是充電寶代表的電量本身,對背後的品牌並不在意,往往是有哪個品牌就用哪個品牌。而在特定商家內,往往只有一家充電寶,消費者並不存在比價甚至選擇的空間。

共享充電寶的競爭核心就是線下點位之爭,各玩家必須在寸土寸金的核心商户上不惜重金投入。

並且,由於線下佈局,幾乎不存在網絡效應。因此,當O2O巨頭美團重啓共享充電寶項目,雖尚未對格局造成太大影響,但已被視為四家頭部企業的最強對手。

美團的重新殺入讓整個行業感受到危機。看上去,頭部玩家都在為打一場持久戰做準備。怪獸充電、小電科技紛紛衝刺資本市場,來謀求更多的資本關注,儲備更多的糧草。

可以肯定的是,市場競爭格局正在變得複雜。美團之後,其他巨頭,尤其阿里是否跟進也是未知之數。畢竟,美團與阿里的暗戰早已打響。

頭部玩家上市開啓了共享充電寶行業的下半場軍備競賽。怪獸充電在招股書中表示,上市後將藉助募資用於進一步的市場擴張,繼續擴大重點商户網絡。

在可見的未來,共享充電寶仍將是一個資本的遊戲。市場洗牌戰還得接着打,點位之爭還得繼續。

就像希臘神話中,觸犯眾神的西西弗斯,被處罰將一塊巨石推上山頂。由於巨石太重,每每當他快要推到山頂之時,巨石就又滾下山去。他只能不斷重複、永無止境地做這件事。

特別聲明: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4px香港查詢專欄轉載,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。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,不代表4px香港查詢專欄的立場,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。(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繫i4px香港查詢@4px香港查詢.com)

Copyright © 4px香港查詢 2000-2021 All Rights Reserved
版權所有:北京鬥牛士文化傳媒有限公司
京ICP備15062447號-2     京ICP證151088號
京網文【4px香港查詢】2361-237號